驰名商标认定的主要原则

驰名商标认定的原则是指在驰名商标认定过程中应当遵循的准则, 是正确进行驰名商标认定的指导方针, 包括按需认定原则、 被动保护原则、 个案认定原则、 事实认定原则、 严格管辖原则和主动审查原则。 目 前我国驰名商标认定原则中最主要的原则为个案认定原则和被动保护原则, 正确理解和准确适用这两项原则, 对于保护商标所有人、 其他经营者和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1、个案认定原则


在商业经营活动中, 市场瞬息万变, 经营者的发展状况会受到多种不可预测因素的影响, 难免有起落沉浮, 企业商誉会随着经营处于不断变化之中, 商标的知名度亦是如此, 在一个时期为消费者所广为知晓的驰名商标也许会在短时间内退变为一般商标, 甚至成为消费者所指责的品牌, 如曾被认定为驰名商标的奶粉品牌“三鹿”, 就因为“三聚氰胺事件” 而在极短时间内成为劣质有毒产品的代名词。 驰名商标既不是天生的, 也不是一经认定便保证永久的, 商标是否驰名仅具有个案和阶段的意义, 即认定一个商标为驰名商标的结论既不能当然地适用于其他地点, 也不能当然地适用于其他时间。 因此, 在驰名商标认定中必须坚持个案认定原则。


所谓个案认定:是指对驰名商标的认定效力应仅限于个案, 认定驰名商标的目 的是在具体的案件中判断他人的使用是否构成侵权。 如果日后商标权人与他人发生纠纷, 再次提起保护其驰名商标的请求, 之前的商标行政管理机关或法院对驰名商标的认定对本次驰名商标的认定没有当然效力。 只要对方当事人提出异议, 商标行政管理机关或法院就应当重新根据商标权人提出的证据对商标是否驰名进行认定。


2、 被认定为驰名商标并非一成不变的“终身制”, 只是针对某次纠纷作出的“有利证据”, 只是一种个案记录, 不能做为一种永久有效的荣誉, 甚至经营者也不可以把被认定为驰名商标作为一种荣誉进行宣传。过去, 我国曾对驰名商标采取“一次认定、 三年有效、 终生受保护” 的做法, 这种“终身制” 的做法, 使驰名商标成为一种不正当竞争的“特权”, 也干扰了 动态评估驰名商标声誉价值随市场变化的真实状态。 有鉴于此, 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颁布的《驰名商标认定和保护规定》 中规定, 从 2003 年 6 月 1 日起, 国家商标行政管理机关不再对驰名商标进行“批量” 的评比认定, 以后驰名商标的作用变为单一的按照个案认定原则解决商标侵权纠纷。 在司法认定方面,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22 条也明确规定:“人民法院在审理商标纠纷案件中, 根据当事人的请求和案件的具体情况, 可以对涉及的注册商标是否驰名依法作出认定。” 并且, “当事人对曾经被行政主管机关或者人民法院认定的驰名商标请求保护的, 对方当事人对涉及的商标驰名提出异议的, 人民法院依照《商标法》 第 14 条的规定审查。”驰名商标的个案认定原则由此确立。


2. 被动保护原则


驰名商标的认定是为了 解决个案纠纷, 其认定结论不应具有超出案件本身的主动攻击的意义, 即不能让驰名商标所有人或使用人在其依法享有的商标权之外, 还能够主动制约其他经营者对相关商标的合理使用。 换言之, 驰名商标的意义仅应体现在该商标所有人防御他人对其商标权或商誉的侵犯上, 以制止他人实施商标侵权或不正当竞争行为, 但该驰名商标所有人却不能做事先的主动性“出击”,


商标行政管理机关或法院也不能在当事人未提出请求的情况下,主动依职权认定驰名商标。这就是驰名商标认定中的被动保护原则, 该原则具有两层含义:一是请求认定商标驰名必须要求权利受到危害或者有被侵害的危险, 把对驰名商标的特殊保护作为救济措施而提出;二是必须由其商标权益受到侵害的权利人提出认定驰名商标的请求并提供证据。除此之外, 任何机构不能主动授予他人驰名商标。


在我国, 有的行政机关在一定时期内把驰名商标认定工作作为政绩工程进行推进, 在政策上予以扶持, 在财政上予以奖励。 主动认定的做法可能导致两种不良后果:


 一是可能使商标法确定的基本保护界限被硬性地无理逾越;


 二是可能导致公权力机关介入到期不适宜介入的市场竞争领域, 越过市场成为裁判者。


从 2003 年开始, 主动认定的做法已经得到改变, 在没有发生商标争议时,商标所有人不能主动申请认定驰名商标, 认定机关也不得依职权主动认定。 目前我国已经对有必要认定驰名商标的案件范围做出了 限定。 在行政认定方面,《驰名商标认定和保护规定》 将行政认定严格限定于三种情形: 其一, 在商标异议程序中认定驰名商标, 即“当事人认为他人经初步审定并公告的商标违反商标法第 13 条规定的, 可以依据商标法及其实施条例的规定向商标局提出异议”;其二, 在商标争议程序中认定驰名商标, 即“当事人认为他人已经注册的商标违反商标法第 13 条规定的, 可以依据商标法及其实施条例的规定向商标评审委员会请求裁定撤销该注册商标”;其三, 在商标管理程序中认定驰名商标,即“在商标管理工作中, 当事人认为他人使用的商标属于商标法第 13 条规定的情形, 请求保护其驰名商标的, 可以向案件发生地的市以上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提出禁止使用的书面请求”。


在司法认定方面,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驰名商标保护的民事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 2 条明确了需要认定驰名商标的案件范围亦仅有三种:“其一, 以违反商标法第 13 条的规定为由, 提起的侵犯商标权诉讼;其二, 以企业名称与其驰名商标相同或近似为由, 提起的侵犯商标权或者不正当竞争诉讼;其三, 原告以被诉商标的使用侵犯其注册商标专用权为由提起民事诉讼, 被告以原告的注册商标复制、 摹仿或者翻译其在先未注册驰名商标为由提出的抗辩或者提起反诉的诉讼。“接着又以第 6 条规定:“在以下案件中不予认定驰名商标:


其一, 被诉侵犯商标权或者不正当竞争行为的成立不以商标驰名为事实根据的;


其二, 被诉侵犯商标权或者不正当竞争行为因不具备法律规定的其他要件而不成立的;


其三, 原告以被告注册、 使用的域名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 并通过该域名进行相关商品交易的电子商务, 足以造成相关公众误认为由, 提起的侵权诉讼。”


个案认定原则和被动保护原则的确立意味着在驰名商标的认定和保护中,不管采取行政认定方式还是司法认定方式, 权利人要想请求商标行政管理机关或法院认定其商标为驰名商标, 都需要以具体的侵权行为的发生为必要条件。并且, 在所涉及的商标侵权行为的行政处理或司法判决中, 驰名商标认定结论仅能作为事实证据被引用, 其本身并不指示或衍生任何特别权利。 这意味着在侵权纠纷处理中, 驰名商标认定的意义也仅在于为案件的判决提供可为商标法所认可的法律事实而已。


总之, 在驰名商标认定中, 只有严格贯彻驰名商标认定原则特别是个案认定原则和被动保护原则, 才能维护驰名商标制度的正当性, 为商标所有人、 其他经营者和社会公众之间的利益平衡提供基础。



深圳总部

深圳市中港星科技企业服务中心有限公司

深圳(三大事务所)

舜立知识产权事务所
中海纳会计师事务所
中港星法律服务有限公司

香港(海外中心)

中港星海外企业服务中心

深圳

中港星科技产业园(石岩)

武汉

武汉企创盈商务咨询有限公司

杭州

杭州捷易办商务咨询有限公司

北京

北京企创帮服务有限公司

广州

广州企创盈商务咨询有限公司

关注中港星集团

扫描下载APP

0755-82211688

vip@zgxjt.net